我的背后是地球 第536章 阿法尔星球

2020-01-16 19:52:41 来源: 长春信息港

我的背后是地球 第536章 阿法尔星球

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

当征召者信息下的倒计时跳跃为零的时候,陈行以及波塞冬三人手上的蓝色星球印痕突然一齐绽放光芒,并将四人包裹住。

在一阵刺目的光华之后,四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原地,若不是桌椅上还残留有体温,几乎不敢相信上一秒钟,这里还坐了四个活生生的人。

至高星的手段,果然非同凡响。

地球意志顶多只是在虚幻当中模拟无限接近真实的场景罢了,而被选中者的身体其实是停留在现实的。

而至高星却似乎是直接锁定了所有征召者的本体,并投入茫茫宇宙中另外的真实环境。

这也代表着,接下来陈行等人所经历的一切,不会再简单的以数据化的形式展现,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残酷而血淋淋的现实。

睁开双眼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从未见过的一副新奇风貌。

广阔的地,蔚蓝的天。一望无际的草原。

伴随着一阵微风吹过,草地上展现出“海浪”般的奇观,如梦似幻。

陈行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星球,但是和地球十分类似。深吸一口气,通过入肺的清新感觉可以知道,这座星球空气中氧含量极高。随意伸展了一下身体,感觉活动如常——说明这里的重力和地球也相差不多。

陈行扭头看向身周,除了波塞冬三人之外,竟然还有另外十来个形象各异的“人”。

仔细一数,一共十三个。明显分为三队。

其中一队,外表和地球人类差不多,只是身材普遍要更加强壮魁梧一些。一共四人。

另外一队,也是人类模样,体态轻盈高挑,三男一女。奇异的地方是他们的臂肘与腰腹的连接处,竟是有大量鸟兽般的羽毛。

而最后一队就更加的妖魔鬼怪了。虽然也是两手两脚的人形模样,但是浑身覆盖各色皮毛和鳞甲,兽头人身,每一个身高都在两米以上。看起来就像是一队开启了兽化变身的被选中者一样,数量却只有三个。

陈行瞬间判断出来,这些家伙,应该就是其他参与这次战役的征召者了。

就在陈行默默的观察这些人的时候,征召者系统的提示,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上:

(此次战役地点:阿法尔星球。)

(战役模式:阵营模式。)

(你所在的本地阵营为:月狐。敌对阵营:日狼。)

(协助月狐歼灭日狼,则取得此次战役的胜利。反之失败。)

(失败阵营将共同分担战败惩罚。)

(同阵营征召者不得主动互相攻击。)

.......

对于进入场景或者说战役之后,会得到相关的提示,陈行对这套操作已经很熟悉了。

他迅速的分析征召者系统给出的每一条信息,看完之后便明白,身边其他的这些征召者,应该就是与他同一阵营的“战友”了。

换言之也就是说,敌对“日狼”阵营的征召者,应该也是四组十二人。

场中所有人都看完了征召者系统给的信息,但是都没有说话。哪怕明知彼此现在是一个阵营的战友,但是在星辰之战当中,大家都太过谨慎,不愿做那出头鸟。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半分钟左右,那一队四人满编,普遍身材魁梧的征召者中,一名看起来年龄最大,也最是强壮的一人率先站了出来,沉稳的开口道:“现在大家都是一个阵营的战友,所以暂时精诚合作大家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我叫血狂,战力指数‘流星级’,如果没有人有异议的话,这一次战役就由我带领你们通关,希望大家能服从安排。”

血狂说的一种很奇怪的语言,每个字的音节都简短有力,组合成词清晰明确,不会有混淆或者模糊不清的地方。有些类似华语,却比华语要更加深奥。

这就是宇宙通用语,或者说是至高星规定的宇宙通用语。所有的征召者在认证成功之后,就自发的掌握了这通用语的使用。这应该算是无勋者也能享受的唯一特权了。

血狂一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波塞冬在陈行等人的耳边轻声道:“这个家伙的确是流星级别,而且功勋一星。应该也是参与过上一次星辰之战的征召者。”

陈行轻轻点了点头。

波塞冬继续道:“这一次星辰之战与上一次相隔太近,因此应该有大连情况与我类似的征召者,这个家伙估计就是。否则一般情况下,在第一次战役的时候,不会有人拥有功勋的。”

陈行回头低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他的功勋情况的?”

波塞冬道:“这是一星功勋的特权,可以探查其他征召者的基本信息,但是一般最多也只能探查出战力级别和功勋级别。”

陈行心中一动,摩挲了一下脖子上的白泽之瞳。

没有了地球意志的辅助,白泽之瞳不会再有数据形式的准确反馈,但是陈行却依旧能感觉到,在那漆黑的宝石内,涌动着一股奇妙的能量。

陈行用精神去触动那股能量,立刻就有部分能量迅速反馈,然后注入了陈行的双眼。

再抬眼望去,场中这一个个征召者的身上,都浮现出了一些陈行刚才根本没有注意到的“波纹”。

这些波纹的频率、宽度、强度以及扩散的范围都不相同,但是毫无疑问刚才那个自称“血狂”的家伙,身材扩散出的波纹是强度最强的。

而且其他人身上的波纹,都是半透明的颜色,而血狂身上的波纹,则是耀眼的明黄色。

陈行又看向自己这方,包括波塞冬在内,他们四人身上的那波纹都不及这个叫血狂的家伙。但是波塞冬与其相差不远就是了,而且波塞冬身上的波纹也有颜色,只不过是如水波般的蔚蓝色。

陈行又看向另外一方,那些身上生长着羽毛的征召者当中,其中有一人身上的波纹,波纹颜色淡青,几乎不逊色与血狂。顶多只是稍差一点,强度大概是在波塞冬与血狂中间的样子。

陈行默然明悟,这波动,大概就是战斗力的折射体现。而波纹的颜色,似乎与生命力场有关?

不过此刻场中的情形容不得陈行过多的研究,在血狂说完之后,其他人都没有异议,然而那四个披羽的征召者却是一言不发,扭头就走,看上去根本没有和在场的其他人一同共事的打算。

血狂眉毛一挑,踏出一步怒道:“不说一句话就走吗?”

陕西省皮肤性病防治所
乐清市第三人民医院
承德治疗牛皮癣费用
惠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山西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