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围棋小说棋局之外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01:11 来源: 长春信息港

导言:世事如棋,人生如棋。自古就有流传后世的围棋谚语。而围棋本来就是江湖世界,特别是在当今网络时代,各大围棋对弈网站上江湖门会纷纷建立,或扩大自己的影响、或建立起虚拟的帝国因为和故事发生在水边,姑且作为《写在江畔的故事》,并且重新命名为《棋局之外》。本文写于五年前,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剧中人介绍:  吴仙鹤:三峡江湖棋手,无门派。  崔少爷:西京少年棋手,名门之后。  娟娟娘:秦淮水上妓院的老鸨。  秋娘:老鸨的干女,秦淮名妓,擅长棋艺。  丫鬟小巧儿:水上妓院的丫鬟。  王蓑衣:江湖职业棋艺杀手。  令狐无心:江湖棋院院长,棋力高强。  令狐一子:令狐无心之子。  王拈花:西南女棋迷。    (一)  接完了帐,吴仙鹤悄悄地离开了小小阁。他竟直往杭州的西湖苏公堤走去。  初夏的杭州西湖,更是迷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方才阳光明媚,没料到他刚刚到桃花坞的码头边上,就感觉到天气变了。一场暴雨马上就至。幸好,阮秋娘的画舫还在那里。仙鹤也不顾什么,一个健步就登上了彩船。没有想到的是,船舱里竟然只有西京的崔少爷崔浩瀚。他正在看着西湖的湖面,风雨中的西湖。湖面上是满池跳跃的荷花。荷花的青绿的阔叶在大风里翻起了连天的巨浪。一些叶片,几朵花蕾在风中舞蹈。  他与他竟无语。就这样痴痴地望着舱外。  “哦,公子爷来了,容我给你们让茶。”丫鬟小巧儿漏出两个小酒窝笑眯眯地说。  “我家的老爷马上就来。”  “你姐呢?她不是说带你要在灵隐寺烧香吗?”  “我的事,你管不了了吧!”崔少爷没好气地回答。  “崔公子,你姐她说要与我在三潭的印月亭下棋。我想知道是什么时候。我想我是不会失约的。”  “我们崔家的事,是我作主。”说完,崔少爷哈哈大笑起来,“你既然与我姐姐有约,你就应该不来这里。”他加重语气道。  “哦,是,是,是。”丫鬟小巧儿插嘴道。  “是什么?”崔少爷反问。  “来的都是客,崔少爷,他是我专门在西湖茶馆里请来的客。你是我家秋娘的贵宾。斗嘴不如手谈。来来!”满面堆笑的娟娟娘把二位少爷郎请进屏风。  “是这样的。”娟娟娘娓娓道来请仙鹤来的原因。原来,阮秋娘为了赎身,她竟然在昨天的酉时,乘天黑之际参加了擂台比赛。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到现在还没回来。因此,他请来崔少侠和吴仙鹤。现在,他想请二位给算计算计,该怎么办。  “哎呀,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崔少爷埋怨道。好像她是他的人似的。  哎,太糊涂了。你那里是对手呀。仙鹤在心里默默焦急。因为,万一秋娘失手,那,那她的结局就够惨的。  “这简单,我拿一千两银票,不就得了。娟娟娘,不要着急。”崔少爷大大咧咧地说。  “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据说,在比赛之前要签订一个契约。不知是什么契约。”  “谁知道?”崔少爷茫然地回答道。  丫鬟小小巧儿说:“我知道。”  “是什么?”  这回崔少爷和吴仙鹤异口同声地问。原来,秋娘姐要去攻擂,杭州棋院的令狐无心不同意。后来才在小姐的再三要求下,杭州棋院才同意了。他们签了一个  “是什么?”仙鹤急切地问。  “小姐的赎身进宫什么的,我也就不太清楚了。呜,呜呜——”  “哎呀,这怎么得了呀?”娟娟娘大哭大闹,一时间,船舱里乱成一团遭。    (二)  仙鹤品着西湖龙井香茶,他望着她们,心电激转。英俊的脸上显现出前所没有的抑郁。即使是如此,他微微隆起的眉毛上的两根飞扬的眉毛,使他英气又潇洒。在棋迷的眼里,那一举成名的荣耀和《棋经十三篇》是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在他看来,这不是他去挑战的理由。他只是在想,倘如万一失手,他与王拈花的中秋飞来亭之约将无法赴约;以及来年同七祖惠庚在五祖庙的元宵节之战,他必须救出小神女也就落空。同时,他还不知嘉洲赌圣的真实棋力。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他更在乎和棋友的约定。是啊,三年不再涉足江湖的赌注,这是多么的残酷与无奈,又是多么的不公平呀,黄天祥年以花甲,而仙鹤正当年不知三年里围棋江湖又要发生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风雨欲来风满楼。棋坛的云气云落,仿佛显示当朝朝廷的格局变化。这都是他要考虑的内容。  仙鹤突然抿嘴苦笑。他狎了一口茶,摇摇头。他说:  “阮秋娘去挑战,她是有这个必要,这是她对自己前程的一回赌博。虽败而无憾。我为她的自信、抗争击节、叹惋。”  “可是,她现在——要是我能参加就好了。棋院霸主令狐无心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是我家的老爷子的意思。唉!”崔少年叹气道。其实,是令狐无心不愿意得罪西京棋坛名宿乾坤一挖崔幽竹。在崔幽竹背后的京城势力,是皇权与达官权贵的大染缸,朝里无人怎做官?弈秋有时也是弈人。况且,他们现在还不是与西京弈坛彻底摊牌的时候。  “你们等着好消息。我去。”仙鹤欲言又止。他翩翩上岸。殊不知,他这一去,就改变了围棋江湖的格局。  他走向人生的转折点。原来,嘉洲与杭州欲想一统天下,便以嘉洲的赌圣加杭州的棋坛的令狐一子及王蓑衣组合;以绕天下先为幌子悄悄为九皇子选拔人才。这是网络人才,用来专门对付皇子的那一班棋侍诏的。吴仙鹤正是理想的人选。  这次比赛就是为仙鹤量身定做的。也只有这样的口号才能让仙鹤如瓮。  至于阮秋娘是顺带的收获。在京城,九皇子的围棋水平实在是太差。他现在与太子争位,一来想在父皇面前讨好,二来是杀杀皇子的锐气,培育自己的党羽。即使是仅仅忝为六艺的围棋领域,就皇子他也不放过。当朝的宫廷内外,哪个达观贵胄不会围棋呢?自己是里中高手也罢,即使懂一点皮毛,还不是养一个班子,为官场争一个面子。杭州知州为了讨好,就与杭州棋苑的棋院霸主令狐无心勾结,因此才有了西湖的饶天下先的赛事。所以,阮秋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骗。杭州知州焦叶之准备把她献给王贵妃的礼物——棋妓一个而已。  这个焦叶之,他早年校仿盛唐川东夔门才子李远,以“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唯消一局棋”而自居,整日以诗书棋画结交权贵。后来与当朝的宰相李辅临相中,才谋到来杭州知州的肥差。这次饶天下先就是他上台来的件大事。当然仙鹤是不知道这里的真实原因。他还蒙在鼓里。仙鹤正在与令狐无心签订挑战契约。  他只是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如果,他胜,那就是放出阮秋娘。仙鹤全然没有看见令狐无心尖笑的脸。他顾不了这么多。  气宇轩昂的仙鹤,他走进了二楼的对弈堂。堂里好像是空无一人,只是在临窗的角落有一个渔人。突然愣住了;旋即,他噗嗤一笑。    (三)  斗笠王。王蓑衣在二楼的对弈堂等候仙鹤多时了。  他是一个相貌极其普通的中年汉子。此时,他还是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站在窗前,眺望着远方的西湖。他渴望与吴仙鹤的一战。也只有与他的面对面的交手,才是他终于答应代表杭州棋坛的原因。在他看来,闲云野鹤的渔樵生活才是他的理想。  吴仙鹤在想:不知他是在挂恋西湖的莲藕呢,还是在欣赏西湖的游船;不知是暗复一局呢,还是在想着去雨中下田间劳作。此刻,仙鹤是抱着必胜的信念而来的。这一点,王蓑衣当然明白。他还是渴望与江湖里声誉渐隆的仙鹤一决高下的;也正是抱着这样一个目的,他才力斩女中豪杰,西湖名妓阮秋娘的。在他的眼里,没有围棋美人,只有围棋高手。  是棋手,谁不希望与高手较真招?  围棋判官令狐无心走上来了。他们没有寒暄,没有棋手的礼仪,在令狐无心的眼前开始了对弈。  由挑战者吴仙鹤执白先行。在那个年代是执白先行的,不贴子时代。布局未几。两个人落子如飞。其铿锵之声传之极远。两个人你来我往,落子于纹枰,斗起力来。,  几个小棋妓穿行于楼上楼下。一会儿是端茶递水,一会是传递棋谱。楼下的八张八仙桌旁却是热热闹闹,议论纷纷。有的摆谱,有的拆棋,有的品茶,有的独思。西湖茶馆外面的戏园子更是人来人往,观者如流。说是观,不如说是听。有杭城的秀才把这情景写进了诗里:“樵夫驰远担,牧奴停宴开。旁观说技痒,路边即开赛。”  盘面上是狼烟四起,黑与白犬牙交错,犹如一幅尚在写意中的山水画。在左上角的星定式里,仙鹤的镇神头使王蓑衣吃了亏,局面是仙鹤白棋。令狐无心看着这里,不禁面色微愠,摇头长叹而去。  王蓑衣面临难局。他的成名绝技斗笠型点杀虽然成功,但是,中原的三十余子统统被仙鹤笑纳。即使场面如此大优,仙鹤还是神态自如,仿佛达到了无我无他的境界。而此时的王蓑衣老汗在额头直冒。他那拈棋的手却老在捻他那小巴上的几戳胡子,只是手有些微微颤抖。  记时的香烛换了一根又一根。此时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小棋妓换了红烛,看样子是要挑灯夜战了。这场比赛是双日制。仙鹤为王蓑衣的不屈不挠的顽强精神所感染。他只是为他可惜。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充当擂台的关。在杭州,像他这样执着的棋手是不多的。  楼下的崔浩翰摆着仙鹤和蓑衣的现场对局,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有时诧异,有时佩服,他努力为王蓑衣寻找对策。在棋上,他希望是王蓑衣取胜;在棋外,他更希望是仙鹤得胜。因为,他还不是为了阮秋娘的一个情字在作怪?  “哈哈,王蓑衣,你也有今天。”  “仙鹤完胜之局,不摆也罢。”  有一个白发冉冉的长者不无自嘲地喃喃道:“与其读书求仕,莫如弈棋行乐。痛快,痛快,这是几天来精彩的对局。”  “是啊,明天令狐一子接受三峡吴仙鹤的挑战,看今天的棋谱恐怕呵……”  “不过,好像明天的对局是在令狐家的别墅。”  “就是当年刘仲甫在紫霞宫一决高下的地方。”  “想来这又是可以与当年媲美的江湖盛事啊。”  在棋迷的议论中,仙鹤已经走下来了。  在幽暗的烛灯里,他的白色的长衫显得异常的潇洒倜傥。他仅仅只与崔少年微微点头,便和崔少年一起扬长而去。他没有因为刚才的胜利而有半分高兴,仿佛这场对弈是他不敌一样。他与崔少年默默无语地走了。走在杭城的青石板街道上。两个英俊的公子的身影在狭长的江南水乡的巷子里,仿佛飘飘如仙。煞是令那些杭州的美妹心里羡慕不已。原来,青年才俊就是像他那样的风采。这是美眉对仙鹤的认识。  在令狐无心的眼里,他,吴仙鹤却不是仅仅官子好,他的仙鹤大伸腿,是他的一绝。据崔浩翰对他讲:他在三峡流水与吴仙鹤的一战里,吴仙鹤的官子是滴水不漏,这在崔少年的心里留下难忘的记忆。现在令狐无心面色严肃地教训儿子令狐一子。  令狐一子,是令狐无心的爱妾易美窈的孩子。虽然,他是庶出,但他把视为自己的掌上明珠。他为他们在紫霞宫外特别购置了一处风景俱佳的别墅。  在令狐无心的全部子女里,只有令狐一子深得他的真传。他对明天的对垒作好了充分的准备。就是对令狐一子不太放心。一子对吴仙鹤还是有一些轻视。  “爹,你放心,就是不为了棋,我也要血染白鹤,笑啃翅膀。”在令狐一子的眼里,可爱的是王拈花,秦柳枝,阮秋娘……  这些美女都是因为吴仙鹤,使他不得开心颜。  他的心里有一股火,这火愈烧愈旺,仿佛要毁灭他这个人似的。嫉妒的火焰,青春的躁动,使他的理智丧失。令狐无心看着一子的神情,虽然叹气无语,但是,他对一子的棋力还是有充分的信心的。在浙江,不论是杭州,嘉州,江陵;或者是汴梁的秦淮高手,五岳的太极推手,他还是有这个实力蔑视群雄的。至少他有这个自信,这也是他把令狐一子安排在第二位出场的原因。他想通过一子的表现,特别是他的新开局的超大飞挂角,他自信无人能解。  他想看看,当今的棋界水到底有多深的水,然后,再视情况谋定而动。为将来一统天下,他的眼角里闪烁着诡秘的笑。一子这颗棋子要派上用场了。  嘿,嘿  “哈,哈哈哈……  令狐一子顿时豪气干云,意气风发。 共 45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交障碍的常见症状类型
昆明治癫痫的医院
昆明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