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上校根本没有觉得乌克兰是一个国家新

2019-06-16 03:14:02 来源: 长春信息港

乌克兰上校:根本没有觉得乌克兰是一个国家 - 频道 - 西部(陕西)

邱永峥乌克兰上校:根本没有觉得乌克兰是一个国家克里米亚 环球时报 上校 鞑靼人 公投14126军事赵昊/enpproperty-->

在克里米亚举行是否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的公投和俄罗斯承认其独立后,狂欢和庆祝的情景连日来在当地随处可见。18日清晨,《环球时报》在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看到,大批民众到列宁广场聚集,搞一系列的庆祝活动。18日俄总统普京在国家杜马发表的“克里米亚是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演讲,无疑是对克里米亚俄罗斯族人想加入俄联邦的迫切心情的响亮回应。无论是在辛菲罗波尔,还是海军重镇塞瓦斯托波尔,通过与克里米亚不同族群、不同职业的人交流,《环球时报》也在思考,除历史与民族的因素外,克里米亚发生这些变故还有那些更多的内在原因?正如当地人所说:“克里米亚已忍了乌克兰中央政府23年。”在这种忍耐中,也包含着对亚努科维奇等几任乌克兰领导人腐败、任人唯亲、执政无能的不满。

“基辅根本不考虑克里米亚的地方利益”

《环球时报》几天前在俄罗斯转机时,曾遇到专门从纽约取道莫斯科回克里米亚投票的青年亚历山大·辛巴尔,他表示:“我来自克里米亚。我在联合国工作,是特别请假回国参加这么重要的公投。我肯定要投加入俄罗斯联邦的票,我们全家都投这个票!”亚历山大告诉,乌克兰和俄罗斯两国公民往来本来就不需要签证,但从长远来看,正式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显然对克里米亚的发展有巨大好处。

在很多克里米亚人看来,乌克兰中央政府过去这些年对克里米亚的“不公”让他们看不到本应属于自己的“好处”。加德耶斯科耶地区行政长官弗拉基米尔·迪由基向《环球时报》历数了其中的一些“不公”:“从经济角度说,这些年乌克兰中央政府收走3/4的税收,而按俄罗斯现有法律,我们克里米亚地方政府可以保留至少一半的税收用于当地发展。由于中央政府对克里米亚长期不重视,所以当地的教育、医疗和工资水平都不及乌克兰其他地方。一旦加入俄联邦,我们的工资收入至少要涨一倍。还有,就是今后用的天然气、汽油等价格会比克里米亚继续留在乌克兰要便宜30%。”据了解,在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公布后,克里米亚共和国宣布没收所有乌克兰政府在当地的公产,并准备把两家能源企业并入俄罗斯的能源公司。

克里米亚首富、拥有乌克兰农产品企业的波利修克告诉:“乌克兰中央政府几乎把持了重要产品的进出口渠道。以农产品为例,如果我的企业想出口,只能卖给与中央政府有关的一些国企,这些国企垄断了一切,价格更由他们说了算,只有获得他们的许可,我们才有机会把产品打入国际市场。而俄罗斯对农产品的出口持鼓励政策,没有故意人为设立的障碍与平台。这点对于我们企业来说非常现实。”

克里米亚中国协会执行经理吴成克是地道的克里米亚人,他告诉《环球时报》:“乌克兰独立23年,克里米亚人也对基辅中央政府忍了23年。这23年间,基辅中央政府总是将他们的亲信派到克里米亚,然后由他们自己挑总理,从来不顾及克里米亚当地议员的感受。亚努科维奇派来的亲信和之前另一位总统派来的亲信,都对克里米亚人特别强硬,他们都只对基辅中央政府负责。这让克里米亚人怎么可能没有想法?”吴成克抱怨说,这些人在克里米亚占的地,搞房地产,然后供基辅高官和自己家人享受,根本不考虑克里米亚的地方利益。

在克里米亚政界和界都很有能量的波塔平克·捷那基将《环球时报》领到苏联时期黑海舰队绝密潜艇基地所在的巴拉克拉瓦镇。在港阔水深的巴拉克拉瓦港,波塔平克指着6座豪华别墅说:“这原本是绝密训练基地,现在却成为亚努科维奇总统的儿子搞的私人滨海别墅!”

鞑靼人为保持中立放弃公投

17日晚,克里米亚鞑靼人丘巴诺夫·里法特在辛菲罗波尔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就鞑靼人在此次公投中所持立场及真实考虑进行了详细阐述。他坦言,在克里米亚鞑靼人28万总人口中有18万人有投票权,但参加公投的“不到1000人”。丘巴诺夫说:“这是我们挨村挨户统计后了解到的真实数字。”在公投举行前,鞑靼人向联合国、多家国际机构以及许多国家的政府发出公开信,陈述鞑靼人不参加此次公投的决定,呼吁国际社会能及时介入,调和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丘巴诺夫还透露:“俄罗斯总统普京15日也曾与我们的前主席通了30分钟的,了解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政治需求。”

丘巴诺夫坦率地告诉:“我们并没有如美国与欧洲媒体所说的那样搞政治平衡。”他解释说:“我们没有参加公投的真实考虑是:这次克里米亚危机如果升温或局势失控,那么俄罗斯族人与乌克兰族人肯定会受到伤害,但同时,对我们鞑靼民族来说更是灭顶之灾,28万克里米亚鞑靼人将无处可躲,甚至面临俄乌两个民族的夹击。所以,我们真的是无奈选择了放弃公投。”不仅如此,克里米亚鞑靼人还做了很多工作,据丘巴诺夫介绍,他们要求德高望重的宗教做青年人的工作,要求他们不要受宗教极端思想,特别是来自海湾国家一些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而做出冲动的事情。丘巴诺夫说:“我们告诉他们,鞑靼人的勇敢是众所周知的,我们也曾与克里米亚当地政府发生过冲突,但这回不一样,不能挑起事端。我们现在继续希望各方能通过谈判来解决克里米亚危机,我们也愿意做谈判居间的事。”

公投结果出来前,原本反对加入俄联邦的乌克兰族还在辛菲罗波尔等地举行一些活动,但结果一公布,这些活动人士一下子就“销声匿迹”了。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乌克兰族活动家原打算接受《环球时报》的采访,但17日却临时取消了见面,并坦言:“我现在非常担心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后,会对我们乌克兰族不公平。”还有一名从基辅来的乌克兰族表示:“我们来克里米亚采访,注册与不注册都是问题。不注册采访的话,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克里米亚警察带走关押;如果注册的话,就会被克里米亚地方政府到处为难。事实上,已经有至少10名乌克兰族的被打或者被拘。”克里米亚鞑靼人领导人丘巴诺夫也向证实:“有几名到我们鞑靼村落采访的乌克兰族被克里米亚警察带走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情况如何。”

克里米亚乌克兰军人心怀怨气

在克里米亚采访期间,《环球时报》了解的消息称,隶属俄军总参谋部的“Spetsnaz突击队”已出现在乌克兰南部的赫尔松市附近。据曾在前苏联远东情报部队服役过的吴成克介绍,该突击队也被称为“黑色突击队”或者“鬼”,他们专事敌后阴谋与破坏行动,1979年曾以400兵力入侵阿富汗喀布尔,实现初期的战术胜利。吴成克说:“俄军这次派出这支部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们主要执行对乌克兰南部地区3个有战斗力的乌军步兵师的侦察,并且鼓动当地亲俄民众在适当的时候起来反对基辅政权。”

《环球时报》入住的饭店在辛菲罗波尔火车站附近,离饭店不远有一个由数幢3层旧楼组成的住宅小区。如果不是当地人的特别指点,根本无法知道这几幢楼就是驻克里米亚乌军司令部的“家属楼”。49岁的尤里·赛木年科把引进他家那套一居室的公寓时,都不好意思说他的军衔是上校。尤里说:“我服兵役整整23年了,乌克兰政府什么也没有给我们。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一间房子里,21岁的儿子被迫睡沙发。希望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后,我们能过上至少有尊严的生活。”尤里上校是乌克兰族,但他支持儿子投加入俄联邦的票。

已服役15年的乌克兰现役军官安德烈中校也站在俄罗斯一边,他告诉:“除永远也等不到的分配住房外,你如果想晋升,就得向上级军官行贿。更可怕的是,我们部队的一个弹药库居然只有一名18岁的义务兵看管。现在好了,俄军特种部队接管了这个弹药库,我至少不担心安全出问题了。”50岁的伊万·奥林尼克上校刚退休,这名在苏联时期和乌克兰都服过役的军官气愤地说:“我1984年就上了排队分房的名单,可现在都没有得到房子,除非我能活到100岁才有希望!”这3名乌克兰军官都向《环球时报》表示,身为军人不应有这样消极的想法,但伊万上校还是强调说:“在这里,现在没有人愿意为这个国家战斗!我知道大家怎么想的,因为当我刚参军时,我加入的是苏军,我当时的感受时,我保卫的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和伟大的人民。可当它变成乌克兰之后,我觉得我不过是遵守命令,根本没有觉得乌克兰是一个国家。”这样的怨气,不知道此前几任忙于内斗、腐败丑闻缠身的乌克兰领导人听到后会有何感想。【环球时报赴克里米亚特派

邱永峥】

seo文章的写作方法有哪些
内蒙古
微信公众号如何关联小程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