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不承欢 第151章:没见过王爷的女人

2020-01-16 22:20:20 来源: 长春信息港

毒妃不承欢 第151章:没见过王爷的女人

这个祈月说话,她没法儿接!

朔月好歹也跟了穆芊颜那么久,哪里会看不出她的窘迫?

倒是朔月,知道适时的化解她的窘迫,微微颔首,转移话题道,“穆姑娘,王爷还在等你,穆姑娘请随属下来。”

朔月说着,就要领她去见秦玥。

倒是祈月,还在瞅着她……

像是她脸上生了什么花儿一样!

有朔月转移话题,稍加缓解了她的窘迫,但是这个祈月看她的目光,搞得她心里不舒坦!

“你没见过女人吗?”穆芊颜面无表情的睨了一眼祈月,语气幽幽,表示她不高兴了!

这个人,不会说话就算了,还一直瞅着她看是几个意思?!

没见过女人吗?!

“呃…”

她这突兀的一问,倒是祈月噎了一下。

但随后,祈月又噎了回去。

他说,“属下并非没见过女人,只不过没见过王爷的女人!”

“……”穆芊颜无语。

你赢了!

说起来,她只在秦玥嘴上吃过亏,没想到啊,秦玥这个手下,可真‘伶牙俐齿’啊!

见穆芊颜被噎的无语,朔月抿着嘴…

偷笑!

难得啊,能见穆芊颜吃瘪一次。

以前可都是穆芊颜让别人吃亏!

朔月私下里,悄悄给他的兄弟祈月竖起了大拇指。

但是,穆芊颜也不是好惹的主,还是适可而止为好!

于是在穆芊颜冷眼扫过来之前,朔月赶紧的带路,“穆姑娘请。”

而成功打趣了穆芊颜的祈月,‘一脸纯然’的看着穆芊颜,丝毫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一样?!

穆芊颜凉幽幽的瞥了一眼朔月,别以为她没看到朔月在偷笑她!

不过眼下,她找秦玥还有更重要的事,暂且就不跟他计较了。

于是穆芊颜跟着朔月离去之前,最后还跟祈月说了一句,“我记住你了。”

祈月!

穆芊颜说完就跟着带路的朔月走了。

剩下的祈月一脸茫然。

他怎么觉得这未来主母对他有敌意啊?

难道就因为方才他拿剑威胁过她?

不至于这么小肚鸡肠吧?

不过这穆芊颜容貌倒是生的极美,配得上他们王爷。

其实祈月早就知晓,王爷看上了侯府嫡女穆芊颜。

只不过在此之前,他却无缘见过穆芊颜。

只听朔月提及过一二。

今日一见,他持剑要挟,穆芊颜却能不慌不乱,确实是个有胆色的女子。

祈月还在默默地自我评价着穆芊颜,像是浑然不知穆芊颜已经给他记了一笔账!

朔月领路,穆芊颜跟随在后,无意识的微微蹙眉。

一路上,她总觉得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下意识的往四周空气中望了望,什么也没有。

她料想,暗处定是有许多像朔月和祈月这样的暗卫吧?

偌大的一个玥王府,穆芊颜发现,从进府之后,又跟随朔月走了一路,似乎连个人影都没瞧见啊?

难道玥王府连个伺候的下人奴婢都没有吗?

好歹是王府,属于大户人家之中的大家挺远了,怎么如此冷清?未免也太寒掺了吧?!

于是出于好奇,穆芊颜随口问了一句,“朔月,你们玥王府连个伺候的奴婢都没有吗?怎么如此冷冷清清的?”

这哪像是座王府啊?!

倒像是座冷宫!

穆芊颜在心里调侃了两句。

看看太子府和弘王府,那是什么样的?金砖玉砌的,下人,奴婢,更是比比皆是。

哪像玥王府这般寒酸?

朔月闻言,并未停下脚步,只偏头随口回她一句,“玥王府不需要奴婢伺候,府中有个老管家,足矣。”

这话听的穆芊颜眉头一挑,“不需要伺候?怎会不需要伺候呢?难道阿玥…阿玥也不需要人伺候吗?一个管家哪能照顾他的起居饮食?”

说到“阿玥”的时候,穆芊颜还犹疑了一下。

但一想,朔月是秦玥的心腹,没必要在他面前遮遮掩掩的。

如今她无意识的,开口就唤阿玥了。

而且朔月说不需要人伺候?秦玥好歹是个亲王,哪会不需要人伺候呢?

一个老管家,要照看偌大一个王府,想必已是不易,又要照顾秦玥的起居饮食…

穆芊颜突然发现,她对秦玥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这回听了穆芊颜一连串的几个问题,朔月才停下了脚步,一脸认真的看着她,“王爷不喜欢别人碰他…”

朔月说着顿了顿,接着又说道,“你是例外,我跟随王爷这么久,从未见过王爷对哪个女子如此上心过。”

没想到朔月会跟她说这些,穆芊颜听的楞了一愣。

他是在替秦玥表白吗?

但,秦玥对她的好,她都知道。

所以朔月说的,她全都接受。

瞧着穆芊颜的脸色,朔月便知,他家王爷的付出,是得到了回报的。

于是他也就安心了,又接着给她带路,然后想换个轻松的话题聊聊。

“想必穆姑娘也听说了,王爷命格不详,曾克死了三位抬进王府的王妃,现在整个京都,还有哪个女子敢踏入玥王府?”

也就是你穆芊颜,慧眼独具,能将王爷收入囊中!

后面这句话,朔月只在心里说说,嘴上没说出来。

而穆芊颜,听闻朔月如此打趣自家主子,便又随口调侃了一句,“谁让你们王爷是个天煞孤星之命呢?”

本是一句调侃的玩笑话,朔月也知道,她没有嘲讽王爷的意思,但,朔月还是极其认真的问了她一句:

“你真以为王爷是个天煞孤星之命吗?”

他才刚觉得穆芊颜慧眼独具,穆芊颜可不要让他失望啊。

他家王爷是不是克妻克子的天煞孤星,还有那抬进府却没命享玥王妃之尊的三个女人是如何被克死的?朔月是一清二楚。

他可不希望穆芊颜同其他人一样肤浅!

认为王爷命格不详!

朔月如此认真的模样,倒是极少见的。

她也知道,朔月是为了秦玥才有此一问的。

所以穆芊颜当下也收敛了调侃的语态,不以为意的扯了扯嘴角,“秦玥如果是天煞孤星之命,怎么不见他克我?”

穆芊颜说着淡淡的讥笑一声,“这世间哪来的天煞孤星之人?只不过是强权者摆布了命运罢了,若说阿玥有何不详之处,那便是生在皇室,看似光鲜亮丽,荣华富贵,可背后背负的,却是极致的无情和寂寥。”

穆芊颜说到最后,语气更是毫不掩饰的感慨和叹息。

若非警惕祸从口出,她实则是想说,最是无情帝王家!

秦玥生在帝王家,幸也不幸。

幸的是,他能韬光养晦,有朝一日龙腾水,必然翱翔九天。

可自打秦玥一出生,便伴随着莫大的不幸,冲撞了全天下最有权势的人,所以落得个天煞孤星之命,人人对他避如鬼神!

甚至她都能想象的到,这么多年,秦玥是如何过来的?

他要承受多少的冷眼和白眼?又要承受多少的冷嘲热讽?阴谋算计?

想到这些,她心口便是一阵揪心,心疼秦玥。

世人都以为玥王可怕,命格不详,克死至亲,可又有谁知道他的可怜?

秦玥一直看起来玩世不恭,脾性乖张,暴戾,奸诈,腹黑,可这些,通通都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啊。

只有这样,才不会有人敢小瞧他,欺辱他!

人们怕他,避之不及,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直到现在,轻易无人敢惹他!

这些,都是他自己挣回来的。

此刻的穆芊颜,浑身流露出坚厉狠绝的气息,看的朔月是一愣一愣的…

‘啪啪啪’,正值朔月发愣的时候,传来了一连串的鼓掌声。

“说得好,果然不愧是本王看上的女人。”

秦玥嘴角噙着一贯邪魅的笑意,笑看着穆芊颜,眼睛里满是宠溺。

她方才的话,他一字不差的都听见了。

果然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穆芊颜不自觉耳根一红,有些娇羞而慌乱的眼神儿乱瞟。

秦玥来到了她面前,疼惜的握起她的双手,柔声道,“颜颜,你能懂本王,本王很高兴。”

世人都说他乖张,暴戾,玩世不恭,可他今日才彻底认清,原来只有她懂他。

只有他的颜颜明白他,心疼他。

世人只看到他狠厉的一面,却没人想到过,他是否也有过可怜的曾经?

他很高兴,他所有的方方面面,都能被她看懂。

哪怕是他曾经的可怜。

怎么办?他已经对她爱不释手了,想跟她时时刻刻呆在一起。

同时,也让秦玥心里下了个决定,一定要尽快把这个让他爱不释手的小女人娶回家,断了外面那些人的念头!

面对秦玥柔情款款的低喃,穆芊颜不仅耳根红,脸也红!

秦玥总是这么没个正经的调情…

但其实,她心里的甜,只有她自己知道…

秦玥还拉着她腻歪,朔月很识趣,默默地就退了下去…

“正经些,我找你有事!”穆芊颜瞪了一眼秦玥,可脸上的娇羞,却是抹不掉的…

“颜颜是为了赤炎草来找本王?”秦玥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知晓她的来意。

但她还是第一次来他府上呢。

穆芊颜抿了抿唇,“是也不是。”

想起安阳长公主,她眉间仿佛有化不开的忧愁。

瞧着她面露忧愁,秦玥微微挑眉,“这话怎么说?”

什么叫是也不是?

难道她不是因为担心穆铮,来看看他是否有赤炎草的消息吗?

莫非还有别的事?

秦玥思虑后,拉着她的手,也没问她的意见,就拉着她往屋里走。

“阿玥…”他掌心的温暖,让她的忧愁更重了,怎么办?如果因为安阳长公主,她要与秦玥成了敌对面……

想想她就揪心,舍不得秦玥。

或许此时的穆芊颜未曾察觉到,秦玥在她心中,远比她想象的更加重要。

她的优思,实在是太重了。

于是乎秦玥也皱死了眉头,严谨的口气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可是侯爷出了什么意外?”

秦玥以为,该不会是穆铮出了什么事吧?

可是不对啊,若是穆铮出事了,方才她哪还有心情在外面陪朔月他们说话呢?

不是穆铮的话,又会是什么事呢?

秦玥的关怀,让穆芊颜的心越发的揪的厉害,淡淡的摇了摇头,“我爹暂且没事…”

有事的是她。

如果不把话说清楚,她怕到以后,对她,对秦玥,都没有好处,伤人伤己…

穆芊颜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微微仰头望着秦玥:

“阿玥,我来找你,是因为我找到了我的杀母仇人,亦是间接毒害我爹的人!”

听了她这话,不知为何,秦玥心头沉了一沉。

看着她认真又倔强的脸,秦玥心里又莫名的柔软下来,“颜颜的杀母仇人,与本王有关是吗?”

佛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西安市北方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白癜风医院
南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淄博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