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模母亲贩毒为服刑儿子存钱出手阔绰豪车代

2019-11-10 21:23:56 来源: 长春信息港

名模母亲贩毒为服刑儿子存钱 出手阔绰豪车代步

本报关前裕 通讯员朱晓慧 刘道西 杨炯

今年初,几个马仔在十堰市城区高价贩卖冰毒被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抓获,民警顺藤摸瓜,挖出3个由广东经武汉、襄阳、随州再到十堰的特大贩毒团伙。5月初至6月中旬,东岳警方奔赴广东、武汉、随州、襄阳等地,一举抓获13名犯罪嫌疑人,现场缴获冰毒10多公斤,麻果8千多颗,涉案金额2千余万元,破获了这起部督贩毒大案。这是十堰市警方缉毒工作中,缴获成品毒品数量多的一起贩毒案件。

今日是国际禁毒日,十堰警方昨日披露了该案侦破过程,警示市民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事发

两个马仔被抓牵出三个贩毒团伙

今年1月,东岳警方发现,十堰市毒品市场上,有2个名叫小杜和小康的马仔比较活跃,在城区各个娱乐场所兜售毒品,且数量较大。

民警侦查发现,2人的毒品源自随州和襄阳。民警立即赶往随州、襄阳进行外围调查。经过4个月的跟踪和蹲守,民警发现,随州、襄阳的毒品分别来自 成哥 、 兰姐 、 六哥 为首的3个贩毒团伙,该团伙在武汉、襄阳、随州的吞吐量比较大,月交易数量在30公斤左右。

该案引起十堰市警方高度重视,逐级上报后,公安部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省公安厅指定由东岳分局侦查该案。

经过深入调查发现, 成哥 、 兰姐 、 六哥 3个贩毒团伙联系异常紧密,他们贩毒手段虽然迥异,而且有不同上线,但3个团伙成员之间可相互调货,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其中一方稍有风吹草动,另一方就会警觉起来。

摸底

三毒贩均无业却出手阔绰豪车代步

经过详细的外围调查后,民警摸清了3个贩毒团伙的基本情况。3人的上线都在广东, 六哥 的下家在襄阳城区, 成哥 的下家在襄阳城郊及周边县市, 兰姐 的下家在武汉、随州、襄阳、十堰一带。

警方调查发现, 兰姐 没有正当职业,却出手阔绰,出入都驾驶轿车奥迪A6,且经常在会所消费。同时,其女儿和女婿也没有固定工作, 兰姐 还为他们购买了一辆奥迪Q5轿车。这些反常的经济现象,更加印证了警察的判断, 兰姐 贩毒数量巨大。

随州人 成哥 同样无业,却驾驶一辆价值数十万元的豪华轿车,且经常出入消费场所,住宾馆赌博,出手也相当大方。

同时, 成哥 每次前往广东进货时,都乘飞机前往,且都用现金交易,把钱给别人后,立即乘飞机返回,具体交易他从来不参与。货物到襄阳时, 成哥 一般都在外省,造成时间差,然后遥控下面的马仔接货,所有一切违法交易,似乎都与 成哥 无关。

侦查

上线来自广东个个有来头贩毒量不小

在摸清 成哥 、 兰姐 、 六哥 的具体情况后,警方开始侦查3人的上线。

民警发现, 成哥 每次前往广东,都会与一名叫 荣姐 的女子联系,这个 荣姐 就是 成哥 的上线。 兰姐 的上线,是一名叫黄某文的男子。 六哥 的上线则是一名叫王某伟的男子。

经过深入调查,民警发现, 荣姐 今年40岁,在广东贩毒圈内是一名响当当的人物。其下线遍布全国十余省市。

六哥 的上线王某伟更有来头。他原是广东东莞一家派出所的协警,后来担任了巡防队长职务。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娱乐场所的 妈咪 ,发展为情人关系,该 妈咪 经常与毒品打交道,逐渐染上了毒品。二人商议,让王某伟购买毒品销售,赚钱养家。

兰姐 的上线黄某文也来自广东,手上有大量的毒品销售络,每天的毒品吞吐量特别大。

抓捕

毒枭相继落现场缴获冰毒10多公斤

5月10日,警方得知, 六哥 有一批货从广东发往襄阳。警方立即展开部署,在襄阳一客运站将前来接货的李某抓获,当场收缴一公斤冰毒和5千颗麻果。随后,警方在武汉前往广东的动车上,将 六哥 抓获归案。经审讯, 六哥 原名周某,今年28岁,是随州人。

5月14日,警方了解到, 兰姐 有10公斤冰毒到武汉,警方立即布控。当天下午,在武汉市江汉区三眼桥附近,将正在贩卖毒品的 兰姐 及其上线黄某文抓获,当场缴获冰毒4公斤。原来,在警方动手前,二人已在武汉卖出2公斤毒品。随后,民警来到 兰姐 以及黄某文在武汉的窝点,又查获了4公斤冰毒。经过审查, 兰姐 原名任某兰,今年56岁,随州人。

5月14日晚,警方在随州城区一洗浴城内,将正在此处消费的 成哥 及其两个马仔抓获。至此,盘踞武汉、襄阳、随州、十堰一带的贩毒络主犯全部到案。要想彻底斩断毒源,除黄某文外,还必须抓获 六哥 上线王某伟以及 成哥 上线 荣姐 。

5月22日,民警在东莞虎门,将王某伟抓获。6月17日,民警在广东一小区内,将 荣姐 抓获。

截至本月中旬,警方已抓获涉案人员13人,还有3名上线已被上通缉。警方称,这3名上线初步确定为毒贩了,也就是说,这3名毒贩基本上接近制毒工厂了。

警示

名模以贩养吸害人害己走上不归路

在 荣姐 住处,民警发现有大量的走秀衣服,经了解, 荣姐 真名李某荣,十多年前, 荣姐 在广东就是一名知名平面模特。后来其男友不满现状,抛下她远走韩国。此后,她开始自暴自弃,为了维持生计,开始在各大娱乐场所走秀,并逐渐染上了毒品。

为了维持其吸毒所需资金,李某荣开始以贩养吸。由于名气大,且身份特殊,加上其信誉好,很快就在广东贩毒圈闯出了名声。

贩毒多年, 荣姐 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警方在其住处清理物品时,发现仅一根高尔夫球杆,就价值十多万元。其手上佩戴的一个钻戒,周身镶满钻石,有关部门估计,至少数十万元。其脖子上佩戴的一款胸针,在当铺当了十几万元。

当然,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 荣姐 不仅吸毒,而且嗜赌,尤其爱在电玩城打捕鱼机,多的时候,一晚上能输十几万。

由于长时间吸毒, 荣姐 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因此她需随身携带鸦片和冰毒一起吸食,才能维持身体的生理机能。 任某兰的经历同样令人感到痛心。 警方介绍,56岁的任某兰没什么技能,几年前她的儿子在广东贩毒被判15年有期徒刑。她想到,等出来后儿子的年龄跟她现在差不多了,估计已经不能适应社会了,于是铤而走险贩毒,就是为了能给儿子存点钱,以免儿子出来生活没了着落。 不想她还未等儿子出来,她自己先进去了。

同样,让人痛心的还有 成哥 王某成,他本身很富裕,在广东开办了一家舞蹈学校,收入颇丰,生活绰绰有余,但禁不住贩毒的巨大利润诱惑,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中医养生
旅游快讯
民生杂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