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浮生 第181章 被赖上了

2020-01-17 03:34:59 来源: 长春信息港

共浮生 第181章 被赖上了

“传闻现妖王血脉不纯,能够坐上王位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传闻老妖王极重男色……”

“传闻……”

狼妖嘴巴一开一合,巴拉巴拉的冒出许多个传闻。

“好了,别再说了。”

律浮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在妖界,连最没有地位的妖类都能随随便便说出这么多对九方离不利的传闻来,而且还带着不以为然的表情,便可知在背地里其他妖类对九方离的态度了。

甚至还有传闻是九方离靠出卖色相坐上王位,这可真是……

即便是不关他的事,律浮生仍是生出些隐怒。

律浮生压着心里的怒气问道:“你方才说的传闻是以前便有的,还是近年才传出来的?”

狼妖想了想,说道:“好像是有些年头了。”

律浮生沉声道:“大概多久?”

他的声音没什么起伏,不过还是将狼妖吓的跳到一旁,傻愣愣的问道:“大概也有百多年了,冥王为什么生气?”

“我没生气。”

律浮生气息平稳,表情淡然。

狼妖向前蹭了蹭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有些讨好似的说道:“那些都是传闻,当不得真的,我们王上英明神武着呢,根本就不可能……”

“你不需见风使舵,你说他好也罢坏也罢,我都不会放在心上,还有什么传闻你尽管说罢。”

律浮生暗自叹息一声,将心里的郁气散了出来,示意狼妖继续说下去。

那些个传闻如此的不堪,九方离不可能不知道的。

以他的性子,到底是怎么忍耐下来的?

还是因为众口烁金,最终只能落得积毁销骨的下场?

律浮生一向认为自己会看人,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一点也没看透九方离。

他经历了太多令人难以想像的过往,还能有如今这般意气风发狂傲不羁的模样,也真让人不得不佩服了。

现在想想,九方离先前在人间初遇公玉卿时,知道她的身份后或许是动了些别的念头的。

比如说利用她来摆布苦海。

她会因为自己坚持的事而一往无前,如果九方离得了她的心,那么她便会站在他的身边,毫无条件的与他携手并肩共同对抗妖界。

她看一个人,不会受到周遭一切的影响,她相信自己的眼,自己的心。

如果九方离真的带她来了妖界,种种传闻对她来说便全都是屁话。

九方离那么渴望拥有公玉卿,便是在了解了她的性子之后。

只是好像时机不对了。

他们相识的方式便有些别扭,其后的种种也都无法平顺。

毕竟他身后的事比儿女情长要重要的多。

而他这个与妖界毫不相干的冥王,正在为了妖界的事情而烦恼着。

狼妖又说了好多个传闻,全是各种各样的不堪旧事,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是关于九方离的。

律浮生有好几次都听不下去想要打断狼妖,却又强行按捺了下去。

他想要从中听出始作俑者的目的,以便从中找出解决的方法来。

而他越听便越觉得始作俑者不只是想要九方离名声败坏。

那个在背后散发谣言之人,根本就是想要将他踩进烂泥之中,将他的骄傲、尊严……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践踏于脚掌之下。

九头蛇?

他是刺向九方离最锋利的那把剑,那握剑的手呢?

是九头蛇一族的那个老家伙么?

“你说的那两个老……,现在何处?”

律浮生有些词穷。

狼妖口口声声都是老不死老不死的,差点把他也给带偏了。

“说是隐世不出了,其实就在后面指手划脚呐。”

狼妖向南北两方各自指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继续说道:“传闻说当年妖王曾经与它们大战过一场,那两个老不死没打过妖王这才不得不退避幕后的,听说当初妖王将它们伤的不轻,差点连命都没了……”

“你到底是从何处得知这许多传闻的?”

律浮生越听越觉得不对了。

有些传闻是故意放出来败坏九方离名声的,可有些传闻应该是秘密才对。

比如说某两只被九方离打伤了的事。

“我祖母告诉我的,她原是先王的近身侍婢的亲妹妹的结拜姐妹的……”

“行了我知道了。”

律浮生不得不出声打断了狼妖。

要是任它说下去的话只会让他更不清楚狼妖的祖母是何方神圣了。

总之狼妖的意思就是这些话最先是从先王的近身侍婢身边传出来的。

她可能只是说给了自己的亲妹妹听,可能还特意嘱咐了不能外传,而后这位亲妹妹又依样讲给了自己的结拜姐妹……

慢慢的,便令整个妖界都知道了,只是寻常的时候不敢谈论罢了。

律浮生不得不感叹一声:妖界的水,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啊~

听了这许多的传闻之后,原本不想找九方离的他便改了主意,无论如何,先帮忙把妖界的战火压下去才说罢。

九方离会认为他多管闲事,实际上他的理由充足的很。

先前便有不少的妖类试图逃出妖界被他半路或截或救了,但凡有一只闯到人间去,都会对凡人造成极大的伤害。

凡人的生死由命簿掌控,而他则是掌控命簿之人,所以他要防患于未然。

不过去找九方离之前,他还有个麻烦需要解决。

“莫再跟着我了,你暂且隐藏在我设下的结界之中,只要你不乱闯便不会被人发现,我既然答应过你会将你送出妖界便一定会做到,你还怕我赖账不成?”

律浮生的声音里掩着一丝隐忍。

淡定如他,也快要被狼妖的缠人功夫给逼出脾气来了。

他已经说了好几次了,让它在这等着在等着等着等着!

很快很快便会有人来接它出去!

可狼妖呢,就像听不懂似的,他走一步就跟一步,还不停拿脑袋蹭他的腿,像是要被主人抛弃的宠物似的。

而他只要稍一瞪眼,狼妖便立刻以爪抱头瑟瑟发抖,活像律浮生要杀他炖肉吃似的。

“你知道我是不会将你带在身边的罢?”

狼妖可怜巴巴的点头,仍是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眼里的依赖满的眼眶子都盛不住了,哗啦啦的往外淌着。

律浮生的长眉忍不住拧了拧,好似他没说过做过令狼妖可能误会的话和事吧,它这是闹哪一出?

安源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中山市博爱医院怎么样
安徽最好治癫痫病的医院
廊坊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