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壶农庄 第735章 刘丽发难

2020-01-17 02:00:52 来源: 长春信息港

仙壶农庄 第735章 刘丽发难

威尔逊慈善基金会在全球都很有影响,这次就有申城卫视的著名主持人应邀来主持拍卖会。在活跃气氛的开场白后,基金会的副总裁大卫-库伯致辞,感谢来宾为慈善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力。

这个老外的致辞很短,几分钟后他就宣布国内本年度的慈善义拍正式开始。

和威尔逊慈善基金会举办的其他活动一样,这次的慈善义拍也十分正规。不但有一位有资质的拍卖师负责拍卖,在场的还有好几位珠宝、艺术平和古董方面的专家,专门鉴定来宾们捐献的拍品,并且给出一个合理的起拍价。

威尔逊慈善基金会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举行慈善义拍,早就形成了一套固定的模式。一般都是来宾们即兴捐出一些拍品,经过估价后交给拍卖师当众拍卖。最后获胜者自然成为拍品的新主人,而威尔逊慈善基金会也不会把拍卖收入归为己有。而是捐出一笔和拍卖收入相等的善款,然后分配给当地的慈善基金会。

至于这笔善款如何分配,则是由威尔逊慈善基金会自行决定。他们内部有个评价机制,每年都会派出专门人员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各慈善基金的运作情况。然后按照一定标准进行评分,根据分数高低来决定善款的分配额度。

威尔逊的这套制度已经执行多年,向来都十分公允,从来都没有人表示质疑过。来参加义拍的宾客基本也知道,他们捐出的善款会用在自己国家,所以还都比较慷慨。

拍卖开始后,首先有几位女士捐出她们的珠宝拍卖。虽然估价都不是很高,不过一两万而已,但也算是正式拉开了义拍的序幕。

不过这些珠宝都比较普通。即没有投资价值艺术价值也不高,出价的人也都热情不高。只是经过两三轮的竞价后,就全都顺利成交了。

有趣的是最后竞拍到珠宝的来宾,基本都是当初捐出珠宝的来宾。只有一件被位男士买走,但他立刻就把刚刚到手的珠宝送还了原主人。换句话说这些珠宝只是到拍卖台上转了一圈,然后全都回到它们原来的主人那里。唯一的变化就是威尔逊慈善基金会已经筹到了十几万的善款而已。

不过经过这几轮的竞拍后,义拍现场的气氛也热烈起来。不少来宾捐出了更加昂贵的物品进行拍卖,从一开始比较名贵的珠宝,再到后来的艺术品以及金表古董不一而足。

虽然这些拍品最后基本都是被原来的主人买回去。但却着实筹集了不少善款。在一件拍品以六万的价格落槌后,电视台的主持欣喜地向来宾宣布:“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到目前为止,今天义拍已经筹集到了三百六十二万五千元人民币。大家能不能再接再厉,把拍卖总金额提高到五百万。也让威尔逊慈善基金会来个大出血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主持人的话引起一阵善意的笑声,在座的谁都知道这只是个玩笑而已。威尔逊慈善基金财大气粗,区区五百万人民币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就算后面再加两个零,他们也能轻易拿得出来。

不过这位主持人确实是调动气氛的高手,他这么一说很快就有三位客人捐出了身上的珠宝和金表参加拍卖。

和之前的拍品相比这三件拍品就要更高端一些,只是这三件就拍出了五十万的价格。这也让气氛更加热烈,照这样下去总金额很有可能超过五百万。

从拍卖开始后。萧平就一直不动声色地坐在张雨欣身边,眼神根本没从她身上移开过。对萧平来说,和这场慈善义拍相比,难得穿得如此性感的张雨欣无疑更要吸引力。萧平的目光在张雨欣身上来回梭巡。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虽然这样被萧平盯着看,也让张雨欣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却也拿他毫无办法。张雨欣唯一能做的就是时不时狠狠地瞪上萧平一眼,提醒他不要让自己的目光太过放肆。

说来也巧。刘丽和方兴平的座位就在萧平他们隔壁的桌子边,四人之间也就隔着一条走廊而已。

眼看着萧平和张雨欣眉来眼去的。刘丽心中的妒火也在熊熊燃烧。能压过张雨欣一头是刘丽长久以来的梦想,被妒火冲昏头脑的刘丽哪里还忍耐得住,在拍卖的间隙站起身大声道:“我把这条珍珠项链捐出来拍卖!”

立刻就有侍者过来,用托盘装着刘丽的项链送到那些专家做鉴定。几位专家仔细看过项链后,其中一人大声宣布:“这条珍珠项链的底价是……二十万元人民币!”

这个价格宣布后,义拍现场立刻响起一片低声的惊叹。项链的底价就是二十万,已经是今天最贵的拍品了。

听到这个报价,刘丽真是得意极了。她站在那里慢慢地环顾四周,高傲的目光从客人们身上慢慢扫过,享受这种被人关注,成为众人焦点感觉。对爱慕虚荣的刘丽来说,这一刻简直太美妙了。

当然,刘丽也没忘记她多年来想要打败的对手——张雨欣。她故意在众人的注视下,扭着腰肢来到张雨欣身边娇声道:“雨欣,可别忘记我们的约定哦,要是一会你拿不出比这更好的珍珠项链,你的男朋友可就归我喽!”

其实两人当初的赌约可不是这样的,就算张雨欣输了,萧平也不过只是陪刘丽逛街吃饭而已。但刘丽很清楚张雨欣的性格,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场合和自己争论的,所以才故意这么说。

刘丽居高临下地看着张雨欣,心中的得意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虽然她脸上笑得灿烂,但心中却在转着恶毒的念头:“张雨欣……老娘不但要让你当众出丑,还要拆散你和这个小白脸!哼,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一会你拿不出更好的项链,以后还有脸和他在一起?”

事实果然如刘丽所料,张雨欣根本就不屑于当着众人的面和她争论。虽然对刘丽这么说非常不满,但内心骄傲的张雨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是回应了刘丽的话。

刘丽也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做事自然也很讲究手段。她的这番话似乎是对张雨欣一个人说的,但声音却又显得稍大一些,“不小心”让周围的客人都听到了。

一时之间周围那些客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萧平等三人身上,不少人看着萧平的目光中已经多了几分鄙视。

在大家看来,既然张雨欣和刘丽能拿萧平来打赌,那这个男人肯定就是个吃软饭的。如果萧平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怎么会容忍自己的女朋友做这种事?倒是有两个寂寞的中年贵妇对萧平很感兴趣,在桌子上就对他抛起了媚眼,看得萧平不寒而栗。

旁边的方兴平也听到了刘丽的,觉得等到了报复的机会,故意怪腔怪调地说:“原来是个靠身体吃饭的小白脸,怪不得力气那么大,可惜……很快就要失业啦!”

这番刻薄的话听得萧平来气,他悄悄从桌上拿了支牙签,在桌下对准方兴平屈指一弹。牙签发出“嗤”的一声轻响,直向方兴平射去,不偏不倚地扎在他的屁股上。

“哎呀!”方兴平正眉飞色舞地骂得开心,冷不防挨了这一下,立刻惨叫一声跳了起来。

牙签有一小半都刺进了方兴平的屁股,这家伙吃痛之下也顾不上礼貌,当众撅着个大屁股伸手一阵乱摸,终于找到了刺在屁股上的牙签。

“什么东西来的?”方兴平好不容易把屁股上的异物拔出来,等他看清楚手上的东西后忍不住大声道:“是牙签,这是谁干的?”

方兴平旁边几个客人嫌恶地看着血淋淋的牙签,纷纷摇头表示这事和自己无关。方兴平倒也没有怀疑他们,而是紧紧瞪着萧平怒喝:“一定是你!”

萧平当然不会承认这事是自己做的,他面带冷笑地看着愤怒的方兴平,最终轻轻吐出两个字:“白痴!”

被骂的方兴平简直怒不可遏,但又没胆冲上去对萧平动手,一时之间进退两难地站在原地,显得特别狼狈。

见周围的客人都好笑地看着方兴平出丑,刘丽也觉得很面子。不过方兴平可是她好不容易钓到的大金主,也不能就这样扔下不管,只能过去扶他在椅子上坐下。

经过方兴平这么一闹,刘丽刚才良好的自我感觉没了一大半。她没好气地瞪了正往这边看的拍卖师一眼,大声地问道:“先生,可以开始拍卖了吗?”

“拍卖?哦,对,当然可以!”拍卖师正津津有味地看好戏呢,被刘丽一问才回过神来大声道:“现在开始拍卖这位女士捐献的淡粉色珍珠项链,底价是二十万元人民币,各位可以出价了!”

“二十一万!”拍卖师话应刚落,已经有人出价了。

凭心而论,刘丽的这根珍珠项链确实不错,珍珠大小基本一致,颗颗饱满浑圆,已经接近走盘珠的标准了。再加上莹润的光泽和不算高的底价,让在场的不少女士都动了心。所以大家出价也比之前积极得多,经过十多轮的竞价后,已经有人出到了三十万的价格。

(未完待续)

重庆市巴南区第二人民医院
南京市浦口区中心医院
承德哪家男科医院好
杭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山西癫痫病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